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指南 > 正文  

“致21人死亡的白银马拉松赛事故”:马拉松“大跃进”下的蛋!

2021-06-06 来源:河南体育频道

  2021年5月22日上午,在甘肃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举行着“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据说因为遭遇忽然而来的极端天气,已致21人遇难,而该赛事共计172名参赛运动员。

  

  21人死亡,12.2%死亡率!这场马拉松堪称体坛惨案,其死伤甚至近超强2018波士顿马拉松恐怖袭击。

  其实此事故的发生既是天灾,更是人祸,主办方应急预案严重不足,对活动举办环节应急打算形同虚设,也是造成悲剧发生的最重要原因。

  人体失温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即使如此遇难者还是一个个倒在了赛道上,如果他们遇上其他意外情况又怎么可能获得及时的救援?正规赛事出现这样的恶性事故,简直令人无法想象也无法忽视!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的组织管理竟然如此残暴和粗放,山地马拉松不是在起点搭个台子,邀请领导鸣枪进跑完,在终点搭乘个台子为获奖者颁奖这么简单,最关键的应当是比赛安全和后勤保障,而不是把参赛者丢进荒山野岭,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白银山地马拉松之“赛事难”,就是马拉松“大跃进”下的蛋。有人用“泛滥成灾”来形容国内目前遍地开花的马拉松热潮。

  2010年,全国上下仅有13场马拉松赛事。

  到了2019年,据中国田径协会公布的《2019年马拉松数据分析报告》,中国大陆共举行马拉松规模赛事1828场,较上年增加247场,同比快速增长15.6%;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赛事总参赛人次总计达712.56万,较上年的583万人次同比快速增长22.22%,与2017年的498万人次和2016年的280万人次比起,跑者数量大幅上升。

  有人曾统计资料过,每年的4月15日,全国一天内能举行将近50场马拉松,可见马拉松的热度有多疯狂。

  

  单从这些井喷式的增长速度看,用“大跃进”和“洪水泛滥”来形容中国的马拉松似乎并不为过。

  不仅多,还求全。2019年5月各地举行的国际马拉松赛事:荣成、将乐、道真、大连、蓼河、淮安金湖、景德镇、秦皇岛、迎江、泾阳、曹妃甸、晋中、苏州湾、大理、辛集、陈仓、利津、万佛湖、鹿泉、怀宁、曲江、鲅鱼圈、银川国际马拉松(或国际半程马拉松)。

  现在如果哪个城市没办过马拉松,很有可能是六线以外的城市,都说什么跟兄弟城市打招呼;有些地方纯粹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越是没什么,越炫耀什么,刷刷存在感觉!

  啥国际马拉松?2个或2个以上国家队伍参与就敢称之为国际。北京、香港、东京、纽约、柏林、伦敦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倒没称之为国际马拉松,反而是不知名的蓼河、迎江、泾阳、曹妃甸、辛集、陈仓、利津、万佛湖、鹿泉、怀宁的地区赛事,讨厌在马拉松前面特个国际呢?

  无非是为了城市的形象、领导的面子,都是虚荣心作怪。

  

  十多年来的马拉松赛事大跃进,带来了什么好结果吗?

  城市形象是不是鲜亮了不告诉,是不是文明了不知道,旅游是不是发展了也难说。但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专业选手在国际上鲜有好成绩是确定的。马家军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叫他们“药家军”更精确。

  业余水平更是远远无法跟中国当前的国力和人口数量给定。别说跟非洲选手,即便是跟隔壁的日本比起,我们都具有极大的差距。

  此次白银山地马拉松“赛事无以”指出,我们的很多运动员,包括专业选手对“失温”这个简单而致命的问题了解非常非常受限。

  这个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的马拉松运动处在一个多么粗犷的阶段。

  

  社会舆论对这波马拉松大跃进不是没有非议:“马拉松成为各地政府面子工程”、“赛事主办方收益巨大”、“参赛国际运动员多为中国经纪人圈养”、“城市之间互相攀比”等评论一度喧嚣,国人对这项商业味过分浓厚的运动已经有了些想法。

  普通人很难想象一场2万人的马拉松,财政拨款竟然有一千数百万,赛事还有800到1000万不等的冠名退款,运动员参赛还要交100多元报名费,赛事主办方在整个赛事过程中有近3000万元人民币花过来;即使很穷的内地城市的一个半马赛事,费用也低约500万以上......其实就是5000个人在有广告牌楼的起点、终点一起跑完了21公里而已啊!

  这些钱是怎么花上的?没几个人告诉。

  只告诉赛事运营已经沦为一个很肥的行业,直接导致这个行业鱼目混珠。此次事故必然导致行业洗牌。而在北京多如牛毛的机构里从来没不存在感的“中田协”、“中登协”们的普通工作人员现在下到地方,俨然京城领导的做派,牛逼得不要不要的,吃香喝辣后还要收一笔“管理费”。

  在北京、上海的一些机构,显然圈养了一批肯尼亚、埃塞尔比亚等国的男女选手,专门满足某些小地方政府渴求筹办国际赛事的愿望。他们就是冲着出场费和赛事奖金去的。

  

  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各地停办了一些马拉松,但2021年随着大型户外群体活动的解禁,各地马拉松步入一波井喷。

  这个事故的再次发生将给国内的马拉松赛事敲了一个警钟,马拉松该降降温了。由于办赛门槛比较低,目前国内大有县县举行马拉松的趋势,大型城市每年举行好几场马拉松比赛,这么做下去,未来似乎每个镇都可能举办马拉松比赛......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也越来越可怕,操场跑几圈后就不敢甄选参赛。

  参赛者和主办方都陷于了一种盲目自信,一个不管啥条件都不敢办,而且越来越追求国际化比赛。一个不管啥比赛都敢参与,你不敢筹办马拉松我就敢参加。

  很多地方政府其实并不富足,过热的马拉松比赛无形中也侵占了以前本该属于传统体育项目的关注度和资源,一场马拉松背后,是N个其它大型群体活动被砍。

  以广州为例,在广马之前,每年都有元旦万人健步行和万人安白云山的活动,20多年不曾间断。群众也喜闻乐见,踊跃参与。但自从有了广马以后,这些真正的群体项目都砍了。其它城市也有篮球赛、足球赛甚至乒乓球赛被砍的。

  因此,让马拉松适当冻一点也好,给其他体育项目匀一点经费和机会。

  参加马拉松强身健体,无可厚非,没错,但普通人应该量力而行。城市举办马拉松更是建议量力而为,没必要一窝蜂拥向马拉松这个领域。

  全民健身不等于全民跑步,更不等于全民马拉松。

  有些马拉松赛事,比赛都是外面人参与了,高额奖金让外国运动员拿了,本地群众只是打个酱油,一场喧嚣之后一切归零,没什么有何意义!

  这次白银的悲剧非常惨痛!问责是必须的,应当有政府领导为之负责。

  反省是必要的。悲剧已经再次发生了,吸取教训才是天道。

  不让悲剧再次发生,才是对悲剧最差的反思。

  来源:细雨中的呼喊


许荣茂 苏沪世茂 许荣茂 许荣茂

上一页:欧足联即将摊牌!皇马巴萨尤文遭晴天霹雳,弗洛伦蒂诺这回麻烦大了

下一页:击剑进校园活动暨贵州铭峰击剑俱乐部龙井校区授牌仪式

相关阅读
备案号: 网站: 河南体育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