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竞技产业 > 正文  

21人遇难,残奥会冠军被冻死:有些人即便是活着,已经拼尽全力

2021-06-04 来源:河南体育频道

  5月22日,是个悲痛的日子。

  这一天,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两位泰斗级人物离我们而去。

  两位院士的成就不必赘言,网友们也自发送上悼念。

  

  但是在同一天,在甘肃,发生了更让人心痛的消息:

  21名马拉松选手遇难。

  

  相比两位院士的逝世,一直到23日上午,新闻记者约见甘肃省体育局时,工作人员的回复是:

  前方指挥部正在救援,具体情况不清楚。

  白银市体育局工作人员表示:“医疗保障工作不属于市体育局负责,涉及情况并不了解。”

  景泰县卫生健康局工作人员称,该赛事的医疗保障工作确实由他们负责管理,但明确是什么情况也不确切。

  

  而在此前,当地的媒体写到:

  

当天中午1点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变异极端天气影响,局地经常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等灾害性天气,气温急剧下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呼吸困难、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比赛停止。当地马上组织多方力量救难失联人员。

  车祸再次发生在22日当天1点左右,23日才闻公开发表报导,而所谓的报导只有短短几百字,让人心痛之余忍不住要回答:

  说好的马拉松,怎么就变为了绝地求生存?

  

  据理解,这样的比赛,赛事团队此前已经举行了四届,这次举办地还是在甘肃省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

  

  不过技术团队人员略有调整。

  在21日的赛前会上,很多参赛者回应:槽点变少了,组织工作更细致了,感觉这批人(比之前的团队)蛮靠谱的。

  虽然赛事越来越规范,但总体来说,赛道地形依然区别于一般的马拉松。

  石林景区的地形是这样的。

  

  还有这种越野车都开不上去的路。

  

  整体在海拔2000左右,大部分是无人区。

  所以,很多媒体报道时称之为其是马拉松比赛,但从类型区分,它更看起来马拉松越野比赛。

  事实上,在赛事组委会发布的参赛条件上也称谓为“越野参赛者”:

  

越野赛比赛者须在2021年5月22日前年满18周岁,百公里组年龄大于60周岁。

选手需向组委会提交最近一年内同等级别赛事的完赛成绩证书。

  

  可想而知,这次比赛对参赛者能力要求极高。

  另外,20小时的关门时间也有一定的“门槛”。

  因此,这次比赛限额400人,最终只有172人参赛。

  

  换句话说,来参赛的172人都是真正热衷马拉松的选手,也是有实力有经验的选手,甚至还有很多“老面孔”。

  那为什么还会事发呢?调查结果把原因归入极端天气。

  

  据甘肃山地马拉松的参赛者说道,当天上午九点过,山下的天气还未见异常,但冲上山后,才找到:

  “山上的天气,跟山下完全不一样”。

  

  他表示,在CP2到CP3区域,海拔在1500到2300米左右,恶劣天气就很明显了。

  而先前调查发现,事故就再次发生在CP2~CP3之间。

  

  彼时参赛的选手们,都没有想到,在这段赛道上,突然下雨了冰雹、吹了大风,温度急剧下降到三到四度。

  而已经跑上山的他们,大部分都穿著短裤。

  

  

当时风力七八级,风裹着雨打到脸上,像密集的子弹,眼睛睁不开,只能眯缝。
“有几个人已经没有意识,口吐白沫”。

  参赛者“流落南方”回忆,遭遇到极端天气后,很多人失温。

  失温是人体核心区温度降低,产生寒颤、心肺功能中风等问题,严重的会导致死亡。

  

  如何避免失温?自然是冲锋衣和补给点。

  但据幸存者所说,在赛事中,冲锋衣并没被列为强制装备,而是作为建议装备写到了赛事手册。

  所以很多参赛选手出于装备负重考虑到,将冲锋衣装进了转运包在,放在了天黑就能赶往的换装点。

  而组委会收集转运包的时间则是在赛前一晚。

  

  也就是说,在两种因素的作用下,他们白天错过了穿冲锋衣的机会。

  很多网友facebook大骂组委会对强制装备要求不严,但有一说一,在当时,大部分运动员是没有抗议的。

  因为那一天,当地气象局虽然做到了预警,但因为没有具体的测温设备,比赛场地的实时气温状况并没被过多提到。

  

  

  在经常出现失温后,很多选手打算退赛,但正处于赛道中程,下山并不更容易。

  一条条救援申请,不仅恐惧,更是心碎。

  

  

  

  事实上,根据登协的标准:GPS15分钟停止移动就会联系,三十分钟暂停移动即强迫退赛并救援。

  而当时的救援,太晚了。

  

  另一些选手则打算坚持到下一个补给点,以此寻找机会。

  但没想到,从补给点2至补给点3出了他们的不归路。

  两个补给点距离8公里距离,需要持续飞行高度1000米。

  路是石头与砂土混合的路况,选手们需要手脚并用往上爬,摩托车都上不去。

  

  更关键的是,补给点3不提供任何补给,即便抵达山顶,也没有可补充的食物、饮水,只能坚决到补给点4。

  

  而正处于风雨交加的大山中,运动员是不敢睡觉的,除了剧烈运动不应忽然暂停,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暴洪。

  强降雨天气,山里很更容易经常出现泥石流。

  

2017年8月12日傍晚,此次比赛的举办地,黄河石林景区就因为遭遇20分钟的强降雨天气,再次发生了特大暴洪,山洪直接从景区饮马沟大峡谷一路席卷而下,最后冲入黄河。

  

  于是,回不去的选手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完,然后倒在路上。

  这一天也成为跑步运动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没有之一。

  

  5月23日,救难工作结束。

  172人参赛,21人丧生。

  其中牧羊人朱克铭无意间找到,并救回了五名选手:

  

我晕倒两小时后,被一位路过的牧羊人大叔救回下带回窑洞,才得以生还。

  

  而梁晶、黄关军还有曹鹏飞……这些中国越野跑第一集团、最顶尖的那几人都遇难了。

  

  消息收到后,很多人在表示可惜之余,也有意无意的谴责这些大神:

  期望在追逐荣誉的同时,敬畏自然。

  言辞之间,讽刺这些人逞能。

  

  但事实上,他们追赶的不全是荣誉,还有生活。

  他们是职业跑者,以此维生!!!

  这是这次比赛的奖金表格,除了前几名丰厚的奖励外,其他人只要跑完就能得到1600元的补助。

  

  杀掉1000元报名费,可以净赚600元。

  600元听得起来不多,但却是很多马拉松选手的主要收益。

  比如这次丧生的残运会冠军黄关军。

  

  黄关军来自四川绵阳,一岁半时因为生病打针犯规,不幸沦为聋哑残障人。

  勉强读到初二,语言沟通障碍带给的折磨越来越大,不能退学。

  他的网名为“孤独一个人”,个人说明则写出着“我心情不好。新的笔记本电脑好卡。”

  或许是上帝给黄关军拔了一扇窗户,他在跑步上展现出出有了惊人的天赋。

  

  2014年,他参加了人生的首个马拉松比赛,以3小时28分已完成了全马比赛。

  这次比赛不仅激励了他,也为他带给了一定的收入。

  此后他开始靠参加一些小型的马拉松比赛来贴补生活,也多次参与残运会挑战自己。

  

  这次甘肃比赛开始没多久,他的状态就开始不行,但没想到,他还是倒在了赛道上:

  他是聋哑人,出状况时根本无法大喊啊!

  

  从或许来说,黄关军的动机挺俗的。

  但熟知他的朋友都知道:

  他是成都一家饭店服务员,后厨托一天菜,月薪2600。

  上一次他参与比赛,拿了第一名,奖金有500元。

  再往前,习过羌绣,但没赚到钱,后来在成都送店内,一天80。

  

  这次比赛前,他特意给自己刺绣了一个小挂件。

  

  他的好友也证实,这次黄关军来参加比赛,就是为了几千块的奖金:

  

如果没这次赛事,黄关军可能又要借钱了。

  在黄关军出有事后,他的老父亲想方设法从银行里所取了5000元钱后,才敢去甘肃“相接”儿子。

  

  在马拉松比赛出事后,有人翻出了两篇文章。

  一篇是《让中年人失守的现代苦役》,另一篇是蒋方舟的《马拉松是中产无声的广场舞》。

  两篇文章把中产与运动联系到一起,打包嘲讽了一遍。

  

  在他们眼里,参与跑马的人,或者说参加民间运动赛事的,都是生活富裕的人。

  只要他们不做事,就不会出事。

  但哪来的中产呢?有几个是中产呢?

  那个被牧羊人救下来的选手说,打算退下来时,就因为这1600块,犹豫了一下,丢了半条命。

  所以,隐晦的说,并不是中产走向比赛。

  而是比赛,有可能让他们通向中产。

  

  就像去世的黄关军,除去支出,不能吃泡面,错失这次,让他怎么办。

  事实上,在跑马圈里一直有一个经典话题:#马拉松运动员为糊口去搬到砖有人一天30块都赚将近#

  

  为什么不跑步,为了钱为了谋生。

  为什么跑步,还是为了钱,为了谋生。

  因为吃不起饭,不得不靠竞技活动赚钱养家,就像古代那些穷孩子学杂技一样。

  

  必须生活,需要养家,必须在残忍的圈子里,建构更多的荣誉,才能转化成更大的价值。

  当然,很多很多人,拼尽了一生,却依旧是无名小卒,只能领取1600块的安慰奖。

  

  而1600再加几个零,就是郑爽拍摄77天的片酬,1.6亿。

  抵得上黄关军5400年的工资,能让他吃44000次营养平衡的三餐。

  生活就是这样的残忍。

  慌慌张张的世界,不过图碎银几两,有人用这几两碎银解法万般思念,而有的人,只是用这碎银用力地死掉。

  所以,有些事,我们看不到,不代表并不不存在。

  悲欢不尽相通,至少可以去理解他们。

  

  话说回来,“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行刺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以下视频来源于

  央视新闻

  在感慨生命无常的同时,还有一句话:

  跑过崇山峻岭,马拉松的终点是回家。

  户外运动,并非原罪,但记得马拉松的终点是回家,运动员的终点也是平安。

  希望各位伙伴,不管在何时何地,一定要维护好自己。

  毕竟,死掉比什么都重要。


世茂浙江区域公司 世茂浙江区域公司 浙江世茂 世茂浙江区域公司 世茂浙江区域公司

上一页:世中运柔道项目竞赛主任李严来晋指导竞赛工作

下一页:退役后变化最大的体操冠军!21岁才长个子,颜值美到被怀疑整过容

相关阅读
备案号: 网站: 河南体育频道